新闻分类
 重要新闻
 政策新态
 各站要闻
 特别报道
 特别报道  
一个都不能少|34岁博士后 骑着摩托车在大凉山扶贫

2020年04月23日

    

黄立华的办公室兼宿舍

封面新闻记者 徐湘东 肖洋

4月13日,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与德昌县交界处的雅砻江边,气温已达30℃。这天是周一,下午,黄立华要走访两户村民。他骑上摩托车,在烈日下,沿着山间崎岖的公路前行。

黄立华,是成都中医药大学的教师,在站博士后。2017年12月,他到凉山州盐源县田湾乡挂职党委副书记,主抓脱贫攻坚,他也是凉山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中,学位最高的帮扶队员。

2年多时间来,黄立华见证了大山里的变化:田湾乡5个贫困村已经全部退出,405户、1919名贫困人口全部脱贫。如今,针对当地产业薄弱的情况,乡上开始发展中药种植,努力帮助村民增收。

    

田湾乡是盐源县最为偏远的乡镇之一,山高坡陡

帮扶:“下乡去,扎根大山”

从盐源县城出发,上山,下山,再上山,又下山……车开了3个多小时后,抵达田湾乡。这是盐源县最为偏远的乡镇之一,乡政府位于雅砻江峡谷中,两岸山势高耸入云。

黄立华的办公室兼宿舍,在乡政府一楼,面积大概10平方米,打开窗,对面就是奔流而过的雅砻江。他看上去皮肤有点黑,不似之前照片上白白净净的样子。“这两年多,太阳晒了的。”他笑着理了理头发,“在乡下,个人形象不重要。”

黄立华是成都中医药大学的在站博士后,专业是中药学,到凉山之前,他并没有想到,自己会在这大山深处,一呆就是2年多。

“当时接到学校的通知,说要派我去外面挂职。”黄立华说,当时他不知道具体要去哪里,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,而且,儿子还小,去了家里咋办?

不过,家人并没有反对,而是支持他:去吧。两小时后,他回复学校:去,服从组织安排!

填了表,等了一个多月,2017年12月底,正忙着做教学评估的黄立华接到通知:当天下午赶到都江堰培训,第三天培训结束后,就要出发正式下乡了。

抵达盐源,黄立华被安排到田湾乡,任乡党委副书记、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队长。

“来了之后才发现,大凉山真的好大啊。”黄立华说,他第一次到田湾乡时,印象深刻,“刚看到车前面的路,车一转,前面就成了悬空的。到了乡政府的时候,感觉这也太小了吧。”

虽然地方很偏远,但黄立华很快感觉了当地的热情。“我们刚到盐源县委的时候,刚下车,看到宾馆大厅里放了一堆东西,有水桶、洗衣粉、被子等,当时我问这是谁的,有人说这是你们的,很感动,也很温暖。”

黄立华说,他也是从农村出来的,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。“既然选择下乡,就要扎根大山,尽我所能,助推脱贫攻坚。”

    

4月13日,黄立华骑车入户走访

入村:骑着摩托车跑遍全乡

4月13日,黄立华要走访的两户村民,都在山上。吃了午饭,他骑上摩托车,从乡政府出发,往山上走。

这辆摩托车,是黄立华自费购买的一辆二手车,是他走村入户的主要交通工具。

田湾乡的公路十分陡峭,盘山环绕,全是一个接一个的回头弯,这种路况,如果不是经常跑的本地人,很难应对。黄立华骑车时,摔过几次跟斗,腿部、膝盖受伤,摩托车的左后视镜也摔掉了,一直没来得及去修理。

他回忆,一次,骑车去沿江村,在一个下坡转弯时,摩托车失控往山下冲去,公路又没有护栏,他立即跳车,车子摔在地上,“还好反应快,当时再往前10厘米,就是悬崖。”

如今,黄立华的骑车技术已经比较熟练,没有硬化的陡峭山间小路,也能突突突地骑上去,轻松应对。两年多来,这辆摩托车,已经随着他跑遍了全乡9个村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

4月13日,黄立华在老村子一组与村民交流

经过10多分钟山路,黄立华来到老村子一组。之前,村民安成昌打来电话,请黄立华去他家看看,说有问题需要帮助。

安成昌家在山腰上,房子是脱贫攻坚中建的新房。黄立华检查了房间的吊顶和防水,发现吊顶有一处脱落,另外没发现什么问题,但他还是不放心,打了电话,请施工方人员务必来现场来看看。

安成昌家已经脱贫,儿子今年也要大学毕业了。他感激地说,黄书记非常热心,有事情给他打电话,很快就会上门来帮忙解决。

走访完村民家返回,已经是下午4点过,天气突变,暴雨夹杂着冰雹噼里啪啦落下,回到乡上,黄立华淋得浑身湿透。

黄立华说,作为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工作队一员,工作都是围绕着大山转,解决贫困人口的“两不愁三保障”“一超六有”等等,事情繁杂且枯燥,需要静得下心,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。

    

黄立华在查看田湾乡中药续断的种植情况(资料图)

脱贫:发展中药种植帮助村民增收

黄立华坦言,起初,他刚挂职时,也曾有质疑的声音:一个大学老师,到大山里能做什么?还是只是来走走过场?

2年多来,他用实际行动,打消了这种质疑:为田湾乡和长麻村争取党建结对共建项目资金7万元,基础设施建设资金5万元;更换了田湾乡小学所有餐桌,为202名学生争取校服、书包;为9个村配备电脑和打印机等。争取的资金,累计达到22万多元。

针对当地脱贫攻坚实际情况,黄立华创新提出了“1+1+X+1”工作法,高效推动脱贫工作。他将田湾小学设立为成都中医药大学暑期社会实践基地,他自己也不定期去给孩子们上课。

田湾乡有9个行政村,其中5个是贫困村,到2019年底,全乡5个贫困村全部退出,405户、1919名贫困人口,已全部脱贫。

黄立华一直在思考,如何进一步帮助村民增收。虽已脱贫,但田湾乡产业基础比较薄弱,村里的经济作物,只有核桃、花椒等,受市场影响大,特别是在今年疫情期间。“比如青花椒,晒干了以后就直接卖出去,没有深加工,包括核桃也是一样,附加值比较低。”

黄立华的专业是中药学,在田湾乡发展中药种植的想法,其实由来已久。不过,当地交通不便,如果没有经过仔细研究,种植一些不适合市场的、附加值不高的,反而会适得其反。

今年,田湾乡种植中药续断的计划,开始付诸实施。黄立华说,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,不少村民没有外出打工,有劳动力。另一方面,通过去年前期试验,田湾乡种植出来的续断质量达标,有发展前景。

在成都中医药大学的支持下,以1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,田湾乡成立了盐源县续断种植示范基地,村民可自愿加入。

“目前初步统计,全乡有3、400亩,现在正在进行今年的育苗。”黄立华说,种植基地由成都中医药大学药提供技术支持和现场指导,同时,对参与种植的村民进行肥料补贴,特别是贫困户。续断成熟后,以不低于市场的价格进行回收。

    

4月13日,黄立华在老村子一组与村民交流

计划:继续巩固脱贫成果

黄立华说,如今,乡上所有贫困户已经脱贫了,但脱贫攻坚的成果还需要继续巩固,“不是说完成脱贫就了事,还有些难点需要解决。”

他说,“两不愁三保障”“一超六”都没问题了,但村民的思想和内生动力这方面,还是难点之一,需要再引导、宣传,脱贫,首先是思想上要脱贫。

第二,在基础设施上,通乡、村路修好了,但有些入户路还没有硬化,还是土路,有些路段还比较危险。

另外,就是黄立华一直关注的产业方面。他分析说,乡上的经济作物普遍附加值较低,以核桃为例,前两年还可以卖4、5元一斤甚至更高,但后来价格降低到1、2元一斤,虽然产量增加,但市场不稳定,卖不出好价格。

黄立华认为,如果能把这些问题解决了,巩固好,村民从脱贫到致富的步伐,将会迈得更快。

预计到今年12月底,黄立华将结束挂职返回成都。他说,两年多时间过得很快,他见证了大山深处脱贫攻坚的可喜变化,他的计划是,在挂职结束之前继续努力,再为山里的乡亲们,多做一些实事。